博文考试网,优质内容,学习、工作好帮手!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五章

时间:2011-08-05

车厢里的广播机播送着解放歌曲与苏联音乐,从早到晚无休无歇,震耳欲聋

TIPS:本文共有 8764 个字,阅读大概需要 18 分钟。

引导语:《赤地之恋》是张爱玲在五十年代初,离开大陆到香港后的两部长篇之一,长期以来被视为是“反共文学”,在 国内少有人见,九十年代之后,国人对十七年的历史开始有了清醒客观的评价,下文是小编整理的第五章原文,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车厢里的广播机播送着解放歌曲与苏联音乐,从早到晚无休无歇,震耳欲聋。火车轰隆轰隆向前面疾驰,但是永远冲不出那音乐的氛围,随它跑得多么快,那闹轰轰的音乐永远粘附在它身上,拉不完扯不断,摔不开。

天黑了,车上亮了电灯。广播机播出一个尖锐的女音:「现在──开始──供应──晚餐──现在──开始──供应──晚餐──」

乘客开始骚动起来,听从那尖锐的声音的调度,按照车辆的号码,分批轮流到餐车去吃饭。

吃饭时间过了,窗外一片漆黑。广播机里奏的是一个苏联红军的军歌,金鼓齐鸣,喊声震天。听众仿佛被关闭在黑暗窒息的留声机匣子里面,卷在那疯狂的旋律里,毫无闪避腾挪的余地。

幸而中国人一向对于喧嚣的声音不大敏感。大家依旧打盹的盹,看报的看报,在那昏黄的灯光下。广播机里的女人突然又锐叫起来:「伟大的──黄河──铁桥──就要──到了!──伟大的──黄河──铁桥──就要──到了!──大家──提高──警惕──保卫──黄河──铁桥!──大家──把窗子──关起来!──大家──保卫──列车!──保卫──黄河──铁桥!」

车厢里一片砰砰的响声。大家纷纷站起来关车窗。

张励与刘荃本来倚在椅背上打盹,也都惊醒了。刘荃坐在近窗的一面,睡眼惺忪站起来关窗。但是那扇窗户嵌牢在里面,涩滞得厉害,再也推不上去。张励也站起来,帮着他扳,也没有用。

「乘务员!乘务员同志!」张励叫喊着。

不看见乘务员。只有一个解放军背着枪在车厢里出现,缓缓地在座位中间的一条甬道里踱过来又踱过去。

刘荃继续用力扳那扇窗户,火车正在疾驰,风力非常大,另一个关窗的人随便向外面吐了口痰,立刻被风刮到后面去,刘荃正把脸探到窗外,落了几点唾沫星子在他脸上。他皱了皱眉,伸手到口袋里去掏手绢子。

然后他突然注意到那解放军紧张地端着枪对准了他。他衣袋里的那只手不敢拿出来了。

显然是以为他是在掏手榴弹,预备炸毁铁桥。

火车轮轨轰隆轰隆的响声突放大了一百倍。车子正在过桥,浓黑的窗外不断地掠过较浅淡的灰黑斜十字架,钢铁的桥阑干的剪影,仓皇地一瞥即逝。

「乘务员同志!」张励还在着急叫喊着:「这扇窗子怎么回事,关不上!」

最后的一个灰色斜十字架在黑暗中消逝了。轮轨的隆隆声突然轻了下来,恢复正常。解放军放下了枪。刘荃也松了口气,手从口袋里拔了出来。也忘了刚才是为什么要拿手帕,只软弱地用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

「同志们!」广播机里那尖厉的声音又叫了起来:「列车──现在──已经──胜利地──通过了──黄河──铁桥!胜利地──通过了──黄河──铁桥!」充满了喜悦,仿佛刚打了一个胜仗似的。

这一段路轨常常出事吗?常常有游击队或是特工人员炸毁铁桥,经过抢修后又照常通车?如果有过这类的事,报纸上当然不会刊载,大家也无从知道。刘荃不禁和张励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里都想着:「刚才真是想不到,原来处在这样危险的境地。」

但是刘荃随即想着:「真要是那样倒又好了,至少可以觉得中国的地面上并不是死气沉沉。但是恐怕不见得有这样的事。不过,也不怪*********这样神经质──不要说中国才解放了一两年,就连苏联,建国已经三十年了,尚且是经常地紧张着,到处架着机关枪,经常在战斗状态中,每一个国民都可能是反动分子与奸细。」

广播机还在那里莺声呖呖欢天喜地庆祝列车安渡黄河铁桥。跟着乘务员就出现在车厢里,提着水壶替乘客们的茶杯添水,也仿佛寓有「压惊」之意。这乘务员是个瘦长身材的青年,穿著一身稀绉的蓝灰色布人民装,精神萎顿,一路斟茶斟过来,不住地冲着乘客的脸打呵欠。大家都厌恶地别过头去。

「看他瞌睡的那样子,」张励微笑着用肘弯推了推刘荃。「今天白天走过的一个小站,你看见没有那黑板报,表扬这条路上的乘务员,爱国加班,连续工作二十七小时以上的,不算一回事;三十小时以上的,从月初算起有三次,三十五小时以上的有两次,」他满意地背诵着:「甚至于有三十九小时的。」

刘荃看着那乘务员踉踉跄跄一溜歪斜地走过来,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样单纯地追求效率也不对,工人的健康也要注意。」

「这是工人自动自发的工作热情嘛,领导上也拿他们没有办法。现在各处工厂里都是这样的情形。」

那乘务员睡眼朦胧站在他们桌子前面,一只手揭开了张励的玻璃杯盖,一只手高高提着那糊了煤烟的黑色硬壳的大水壶,远远地朝着那玻璃杯灌下去。那一尺长的水苗发射得不够准确,统统浇到张励的腿上了。

张励是一个经过考验的*********员,但是这袭击实在来得太突然了,顿时粉碎了他的钢铁意志。

「嗳呀──嗳哟嗳哟──疼死我了!」他跳起身来,那乘务员猛不防被他一撞,一壶滚水失手掉在地下,都泼在脚上,也有一部分溅到张励的脚背上,等于火上浇油。

那乘务员也大喊起来了。

「他这是诚心的!」张励红着眼睛嚷着:「好家伙,这样飞滚的水,闹着玩的呀,瞪着眼朝人身上浇!这要不是诚心的才怪!找车上负责同志说话去──出了特务了!」

那乘务员疼得蹲在地下直哼哼,也顾不得答辩。

张励也疼得眼中落泪,脸上直颤抖,心里像火炙着似的。「妈的准是特务!妈的。老子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一条命差点送在你手里!革命还需要我,你知道不知道?」

「算了算了,张同志,快到医务室去,找卫生员给上药,包起来,耽搁了倒不好!」刘荃拼命解劝着:「这家伙交给我,放心,跑不了!」

张励也不敢耽搁,骂骂咧咧扶墙摸壁的,也就挣扎着到车尾的医务室去。两个卫生员倒都是女的,长得也不坏,替他数上药,包上绷带,陪着他聊了回子天,又约着明天再来换药,张励的气也就消了一半。

他回来的时候,车厢里已经搭上了卧铺,大家都躺下了。刘荃特地把下铺留给他,因为他伤了腿,爬梯子不方便。地板上湿腻腻的,刚用拖把拖过。

「妈的,非向铁路局提意见不可!」张励站在那里解钮子,向睡在上铺的刘荃说:「什么爱国加班、突击加班、竞赛加班、义务加班、无限制地拖长工时,闯出祸来谁负责?领导上只晓得要求『消灭事故』,照这样怎么能不出事?乘客的生命安全一点保障也没有!」

刘荃没有作声,似已经睡熟了。全车都沉入不习惯的静默中,因为那广播机终于静默下来了。只剩下那轰隆轰隆的轮轨声,于单调中也显得很悦耳。一节节的火车平滑而沉重地抽搐着,颠耸着,向无穷尽的黑夜中驰去。

引导语:《赤地之恋》是张爱玲在五十年代初,离开大陆到香港后的两部长篇之一,长期以来被视为是“反共文学”,在 国内少有人见,九十年代之后,国人对十七年的历史开始有了清醒客观的评价,下文是小编整理的第五章原文,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车厢里的广播机播送着解放歌曲与苏联音乐,从早到晚无休无歇,震耳欲聋。火车轰隆轰隆向前面疾驰,但是永远冲不出那音乐的氛围,随它跑得多么快,那闹轰轰的音乐永远粘附在它身上,拉不完扯不断,摔不开。

天黑了,车上亮了电灯。广播机播出一个尖锐的女音:「现在──开始──供应──晚餐──现在──开始──供应──晚餐──」

乘客开始骚动起来,听从那尖锐的声音的调度,按照车辆的号码,分批轮流到餐车去吃饭。

吃饭时间过了,窗外一片漆黑。广播机里奏的是一个苏联红军的军歌,金鼓齐鸣,喊声震天。听众仿佛被关闭在黑暗窒息的留声机匣子里面,卷在那疯狂的旋律里,毫无闪避腾挪的余地。

幸而中国人一向对于喧嚣的声音不大敏感。大家依旧打盹的盹,看报的看报,在那昏黄的灯光下。广播机里的女人突然又锐叫起来:「伟大的──黄河──铁桥──就要──到了!──伟大的──黄河──铁桥──就要──到了!──大家──提高──警惕──保卫──黄河──铁桥!──大家──把窗子──关起来!──大家──保卫──列车!──保卫──黄河──铁桥!」

车厢里一片砰砰的响声。大家纷纷站起来关车窗。

张励与刘荃本来倚在椅背上打盹,也都惊醒了。刘荃坐在近窗的一面,睡眼惺忪站起来关窗。但是那扇窗户嵌牢在里面,涩滞得厉害,再也推不上去。张励也站起来,帮着他扳,也没有用。

「乘务员!乘务员同志!」张励叫喊着。

不看见乘务员。只有一个解放军背着枪在车厢里出现,缓缓地在座位中间的一条甬道里踱过来又踱过去。

刘荃继续用力扳那扇窗户,火车正在疾驰,风力非常大,另一个关窗的人随便向外面吐了口痰,立刻被风刮到后面去,刘荃正把脸探到窗外,落了几点唾沫星子在他脸上。他皱了皱眉,伸手到口袋里去掏手绢子。

然后他突然注意到那解放军紧张地端着枪对准了他。他衣袋里的那只手不敢拿出来了。

显然是以为他是在掏手榴弹,预备炸毁铁桥。

火车轮轨轰隆轰隆的响声突放大了一百倍。车子正在过桥,浓黑的窗外不断地掠过较浅淡的灰黑斜十字架,钢铁的桥阑干的剪影,仓皇地一瞥即逝。

「乘务员同志!」张励还在着急叫喊着:「这扇窗子怎么回事,关不上!」

最后的一个灰色斜十字架在黑暗中消逝了。轮轨的隆隆声突然轻了下来,恢复正常。解放军放下了枪。刘荃也松了口气,手从口袋里拔了出来。也忘了刚才是为什么要拿手帕,只软弱地用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

「同志们!」广播机里那尖厉的声音又叫了起来:「列车──现在──已经──胜利地──通过了──黄河──铁桥!胜利地──通过了──黄河──铁桥!」充满了喜悦,仿佛刚打了一个胜仗似的。

这一段路轨常常出事吗?常常有游击队或是特工人员炸毁铁桥,经过抢修后又照常通车?如果有过这类的事,报纸上当然不会刊载,大家也无从知道。刘荃不禁和张励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里都想着:「刚才真是想不到,原来处在这样危险的境地。」

但是刘荃随即想着:「真要是那样倒又好了,至少可以觉得中国的地面上并不是死气沉沉。但是恐怕不见得有这样的事。不过,也不怪*********这样神经质──不要说中国才解放了一两年,就连苏联,建国已经三十年了,尚且是经常地紧张着,到处架着机关枪,经常在战斗状态中,每一个国民都可能是反动分子与奸细。」

广播机还在那里莺声呖呖欢天喜地庆祝列车安渡黄河铁桥。跟着乘务员就出现在车厢里,提着水壶替乘客们的茶杯添水,也仿佛寓有「压惊」之意。这乘务员是个瘦长身材的青年,穿著一身稀绉的蓝灰色布人民装,精神萎顿,一路斟茶斟过来,不住地冲着乘客的脸打呵欠。大家都厌恶地别过头去。

「看他瞌睡的那样子,」张励微笑着用肘弯推了推刘荃。「今天白天走过的一个小站,你看见没有那黑板报,表扬这条路上的乘务员,爱国加班,连续工作二十七小时以上的,不算一回事;三十小时以上的,从月初算起有三次,三十五小时以上的有两次,」他满意地背诵着:「甚至于有三十九小时的。」

刘荃看着那乘务员踉踉跄跄一溜歪斜地走过来,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样单纯地追求效率也不对,工人的健康也要注意。」

「这是工人自动自发的工作热情嘛,领导上也拿他们没有办法。现在各处工厂里都是这样的情形。」

那乘务员睡眼朦胧站在他们桌子前面,一只手揭开了张励的玻璃杯盖,一只手高高提着那糊了煤烟的黑色硬壳的大水壶,远远地朝着那玻璃杯灌下去。那一尺长的水苗发射得不够准确,统统浇到张励的腿上了。

张励是一个经过考验的*********员,但是这袭击实在来得太突然了,顿时粉碎了他的钢铁意志。

「嗳呀──嗳哟嗳哟──疼死我了!」他跳起身来,那乘务员猛不防被他一撞,一壶滚水失手掉在地下,都泼在脚上,也有一部分溅到张励的脚背上,等于火上浇油。

那乘务员也大喊起来了。

「他这是诚心的!」张励红着眼睛嚷着:「好家伙,这样飞滚的水,闹着玩的呀,瞪着眼朝人身上浇!这要不是诚心的才怪!找车上负责同志说话去──出了特务了!」

那乘务员疼得蹲在地下直哼哼,也顾不得答辩。

张励也疼得眼中落泪,脸上直颤抖,心里像火炙着似的。「妈的准是特务!妈的。老子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一条命差点送在你手里!革命还需要我,你知道不知道?」

「算了算了,张同志,快到医务室去,找卫生员给上药,包起来,耽搁了倒不好!」刘荃拼命解劝着:「这家伙交给我,放心,跑不了!」

张励也不敢耽搁,骂骂咧咧扶墙摸壁的,也就挣扎着到车尾的医务室去。两个卫生员倒都是女的,长得也不坏,替他数上药,包上绷带,陪着他聊了回子天,又约着明天再来换药,张励的气也就消了一半。

他回来的时候,车厢里已经搭上了卧铺,大家都躺下了。刘荃特地把下铺留给他,因为他伤了腿,爬梯子不方便。地板上湿腻腻的,刚用拖把拖过。

「妈的,非向铁路局提意见不可!」张励站在那里解钮子,向睡在上铺的刘荃说:「什么爱国加班、突击加班、竞赛加班、义务加班、无限制地拖长工时,闯出祸来谁负责?领导上只晓得要求『消灭事故』,照这样怎么能不出事?乘客的生命安全一点保障也没有!」

刘荃没有作声,似已经睡熟了。全车都沉入不习惯的静默中,因为那广播机终于静默下来了。只剩下那轰隆轰隆的轮轨声,于单调中也显得很悦耳。一节节的火车平滑而沉重地抽搐着,颠耸着,向无穷尽的黑夜中驰去。

张爱玲的《赤地之恋》为何被认为是“反共作品”?

张爱玲的《赤地之恋》一向被认为是反共作品。书中一段描写在上海报社工作的主角刘荃接到一份工作,内容是修改一张相片,把其中金发女人被纳粹士兵侵犯的图像修改成韩国女性与美军,好宣传韩战期间美军的恶劣行径。刘荃一开始检视这张相片时,认为它「一望便知是实地拍摄的」。这张相片的真实氛围,正是它之所以能成为骗局的主因,使相片成为******宣传的「缝合点」,将民族主义嫁接上去。而在小说中,刘荃被告知他的任务并非去推翻相片的真实性,反而是对其真实性的重新肯定,因为美国暴行的「本质」早已广为人知,需要的只是修改照片以提供具体物证而已。

相片的可伪造性,突显了摄影本质的不确定性。虽然一般摄影是典型、直观的摹仿媒介,实际上,它的摹仿能力所倚赖的再现手法却是随机、甚至武断的,藉以创造栩栩如生的幻觉。相片的生成,是靠光线在感光纸上制造的反应,但由此而得出的影像,相对于我们实际用肉眼观察事件时所见,顶多只是一种非常粗糙的模拟。如同约翰.塔格(John Tagg)在讨论相关脉络时说过的:「我们必须知道,每张相片都是极特定、极关键的扭曲的结果,而这让相片与固有现实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 然而同时,这场骗局似乎又强化了刘荃对摄影的「真实性」的信念。而这份派给刘荃的工作,也讽刺地预示了他的命运——他后来参加韩战,被美军俘虏后,又以间谍的身分回到中国,也就是说,他成了一个「假货」。刘荃最后以反共间谍的身分为美国工作,这点也映照出张爱玲自己的状况:她也是受美国情报单位指派,才写出《赤地之恋》这部明显反共的作品。这一连串的置换——从相片到刘荃、再到张爱玲自己——显示张爱玲将她自己看做相片的置换,而这张相片的真实性,竟是透过它可以「伪造」一事来得到证明。

从相片到刘荃、再到张爱玲的******颠倒逆转,突显了张爱玲自己对摄影写实与视觉再现的矛盾态度。本章接下来将讨论张爱玲的几篇早期作品,关注这些文章如何呈现内化特定视觉感知方式的过程,以及这些议题如何影响她的自传性照片文集《对照记:看老照相簿》。这本图文集在她过世前一年才出版,书中引用照片、并加上评语,以此回顾张的一生,更据以预示她逝世后将如何被记得。

流动的监禁。在静止的车厢内,看着静止事物飞过。究竟发生了什么?火车内外,万物俱寂……在内与外的静止之间有什么被翻转了。车窗与铁轨,如同锋利的刀刃般替换了两种静止。

——米歇尔•德瑟铎,《日常生活实践》

张爱玲于19出生于上海,1952年离开中国,先迁到香港,1955年又搬到加州,其后便在此定居至1995年,也是她过世的那一年。她现今的知名度乃建立在少数知名作品上,这些文本皆关注细微表象、历史感情丰沛、并展现了她对女性难以定义的复杂态度。张爱玲又是一位双语作家,她有数篇散文小说皆以英语写就,另外,她亦曾将自己的作品译成英文或中文。张爱玲在其他层面上也算是「双语」——例如她在「文学」与电影剧本创作的「视觉」书写间的优游自如。在她人生末尾,她成了某种传奇人物;因她深居简出,甚至曾有小报记者去翻她的垃圾,盼能找到蛛丝马迹来满足她的书迷们。 然而正如记者企图藉日常废弃物来拼凑出她的全貌一般,在《对照记》中,张爱玲自己亦企图透过她舍不得丢弃的照片,来企图拼凑出自己的过往。

在讨论张爱玲的《对照记》如何象征式地透过相片来回看她的过往之前,这里要先提起另一部在五年后出版的作品:一本题为《老上海》的相片集。这本相片集中的文字乃上海作家吴亮所撰,而本书与《对照记》的视线刚好相反:它是透过一张二十世纪初期的相片来前瞻张爱玲的人生。《老上海》开头先展示一张19拍摄、作者不详的相片,主角是一位衣着光鲜的上海女性,正要踏上一班电车,相片说明则相当挑衅:「有这张照片的时候,还没有张爱玲」作者吴亮接着讨论相片本身,其后并回到开头的预言语气:「这位搭乘电车的女人不会想到过了整整30年,一个叫张爱玲的女人也常常搭乘类似的电车,并在她的小说中也写到了电车」(75)。吴亮暗指的文学作品多半包括了张爱玲的短篇小说「封锁」。这篇小说发表于1943年,讲的是八年抗战期间,两个陌生人在上海电车上发生的短暂浪漫邂逅。整段邂逅发生于空袭造成电车停驶的期间,也是整个故事的框架。

在空袭造成电车突然煞车之后,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女子吴翠远、与一位已婚男子吕宗桢,两个陌生人在电车上开始聊了起来,而这场对话越来越亲密,甚至到了两人似乎认真考虑要让女子成为男子的情妇的地步。然而在封锁取消、电车复驶的瞬间,这场共同的白日梦便破灭了。翠远一开始对男子下车的举动感到闷闷不乐:「翠远烦恼地合上了眼。他如果打电话给她,她一定管不住她自己的声音,对他分外的热烈,因为他是一个死去了又活过来的人」(236)。下一段中,这夸大了的愠怒背后的讽刺则更为明显:「电车里点上了灯,她一睁眼望见他遥遥坐在他原先的位子上。她震了一震——原来他并没有下车去!她明白他的意思了:封锁期间的一切,等于没有发生。整个的上海打了个盹,做了个不近情理的梦。」(236)。

由于故事开始时翠远已在车上,整则小说中与《老上海》相片关系最密切的部份,便在于宗桢向翠远描述他对她上车时的模样的回忆:

他现在记得了,他瞧见她上车的——非常戏剧化的一剎那,但是那戏剧效果是碰巧得到的,并不能归功于她。他低声道:「你知道么?我看见你上车,前头的玻璃上贴的广告,撕破了一块,从这破的地方我看见你的侧面,就只一点下巴。」是乃络维奶粉的广告,画着一个胖孩子,孩子的耳朵底下突然出现了这女人的下巴,仔细想起来是有点吓人的。「后来你低下头去从皮包里拿钱,我才看见你的眼睛,眉毛,头发。」拆开来一部分一部分地看,她未尝没有她的一种风韵。

这段精采叙述突显出平面广告的视觉性,其中男子不得不透过广告的屏幕来观看世界(同时也看这个女子)。

广告内容也相当有意思:在这个时期奶粉主要是舶来品,是一种成功渗透进中国家庭私领域的产品(藉由介入母亲乳房、与婴儿吮吸的嘴之间的亲密空间)。因此,婴儿产品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殖民力量的有力象征,特别是受西方影响的视觉领域(包括商品广告中的视觉成分)。当张爱玲描述「孩子的耳朵底下突然出现了这女人的下巴」,她不只影******西方影响的力量,同时也制造出在同一个譬喻框架下,不同成长阶段并置时的诡异视觉效果。这种将成长阶段投射到女性身体的描述,在下章将讨论的当代******作者李永平的作品中,便转化成为母性/恋童主题(李永平最近的两本小说中有相当直接的描写,例如两个年轻雏妓服用女性荷尔蒙以拥有「孩子的脸孔,女人的身材」的桥段)。在两个例子中,女性和孩童处于同一个视觉空间中,如同视觉能指与指涉物在此亦共享了同样的本体空间。

这里对奶粉广告场景的阅读,可说是印证了班雅明所谓的「视觉潜意识」(optical unconscious)——亦即我们无意识中理解世界的方式,已被摄影等现代视觉复制技术所制约。摄影作为一种以时间理解世界的革命,便开拓了前所未有的观看我们所居住的世界的方式,即使手边没有相机,我们也变得经常以透过摄影镜头的方式来想象一个场景。在张爱玲的故事里,并不是宗桢视线中翠远和奶粉广告的重迭本身造成了他眼中的景象;他必须先在潜意识中被训练用某些特定的方式看世界。

这个现象在同一篇小说中稍早的一个辛辣讽刺的场景中更为鲜明。该段落叙述车上还有一位正在做作业的医学生:

电车里,一位医科学生拿出一本图画簿,孜孜修改一张人体骨骼的简图。其他的乘客以为他在那里速写他对面盹着的那个人。大家闲着没事干,一个一个聚拢来,三三两两,撑着腰,背着手,围绕着他,看他写生。拎着熏鱼的丈夫向他妻子低声道:「我就看不惯现在兴的这些立体派,印像派!」他妻子附耳道:「你的裤子!」(228)

这里的讽刺,当然在于这些电车乘客过度的艺术知识:他们不但有能力理解、批评现代艺术(立体派、印象派),连它并不存在之处,也能读出现代艺术来。

这两段叙述中皆环绕着人体的解离这点,则绝非偶然。那医科学生自然是在字面意义上分解了人体,因为他在解剖图上「细细填写每一根骨头,神经,筋络的名字」。至于宗桢,则较为象征手法地描述翠远如何片断地进入他的视觉领域中:先是她的下巴,然后是「眼睛、眉毛、头发」。他暗自对这场景感到满意:「拆开来一部分一部分地看,她未尝没有她的一种风韵」。医学生的解剖图和宗桢看电车广告的方式,都展现了新兴现代视觉潜意识的特征:我们看事物时不再看它们的整体,而倾向看到总是已经破碎的元素。

相关阅读与本文《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五章》相关度很高,推荐阁下继续浏览并留意网友评论内容。

本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相关阅读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六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六章

引导语: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所写的是真人实事,但是小说究竟不是报导文学,我除了把真正的人名与一部份的地名隐去,而且需要把许多小故事叠印在一起,再经过剪裁与组织。下面是小编收集的第6章的内容,欢迎大家...

2013-09-12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六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六章

引导语: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所写的是真人实事,但是小说究竟不是报导文学,我除了把真正的人名与一部份的地名隐去,而且需要把许多小故事叠印在一起,再经过剪裁与组织。下面是小编收集的第6章的内容,欢迎大家...

2014-10-12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

引导语: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张爱玲是个个性鲜明的天才作家,小说写的好,人又优雅,清高,敏感,孤傲,甚至还有点刻薄。下面是小编收集她的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与大家分享学习。工作队这两天忙著出去访贫问苦,...

2014-01-26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

引导语: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张爱玲是个个性鲜明的天才作家,小说写的好,人又优雅,清高,敏感,孤傲,甚至还有点刻薄。下面是小编收集她的小说《赤地之恋》第三章,与大家分享学习。工作队这两天忙著出去访贫问苦,...

2014-01-25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一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一章

引导语:《赤地之恋》是张爱玲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离开大陆到香港后的两部长篇之一,在国内少有人见。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小说第一章原文,欢迎大家阅读学习。黄尘滚滚的中原。公路上两辆卡车一前一后,在两团黄雾中...

2010-08-11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一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一章

引导语:《赤地之恋》是张爱玲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离开大陆到香港后的两部长篇之一,在国内少有人见。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小说第一章原文,欢迎大家阅读学习。黄尘滚滚的中原。公路上两辆卡车一前一后,在两团黄雾中...

2017-03-22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五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五章

引导语:《赤地之恋》是张爱玲在五十年代初,离开大陆到香港后的两部长篇之一,长期以来被视为是“反共文学”,在 国内少有人见,九十年代之后,国人对十七年的历史开始有了清醒客观的评价,下文是小编整理的第...

2011-04-22 #张爱玲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七章

张爱玲小说《赤地之恋》第七章

引导语: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张爱玲是个个性鲜明的天才作家,小说写的好,人又优雅,清高,敏感,孤傲,甚至还有点刻薄。下文是小编收集她的小说《赤地之恋》的第七章内容介绍,欢迎大家阅读!五十万人参加五一节大游...

2010-01-17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