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博文网!
手机版 MIP版 | 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散文 > 正文

非喜非非喜散文

石手 2022-11-14 03:43 热度:3605°C

非喜非非散文

有些时候,生活中那些强烈的欢喜或伤痛,你总是要离得远一些,才能够静下心,转身回望……

1、喜

今年的中秋假期紧挨着国庆,答应了父母要回昆明去陪他们过中秋节

已经许多年没回家过中秋了,一时间,父母兴奋地忙碌起来,一天几个电话过来,不厌其烦地重复“想吃些什么不?想要点什么不?”一来二去地,又“激活”了我的“顽皮心”。和先生一商量,干脆,瞒着父母,也订下先生和孩子的机票,一家三口回去,派送“中秋大喜”。自家里,孩子刚加入高三的奋斗大军,正紧锣密鼓地准备迎接第一次月考;于是又夫妻同心,捎带着把孩子瞒上。

想想中秋节那天,直接从学校接了孩子往机场走,那小子该是多么的“意外”;再想想一家三口出现在家门口,那两个老家该是多么的“惊喜”。

悄悄地揣了那么多秘密在心里,整个九月就变得格外地欢喜,似乎每一个角落都塞满了趣事,嘴角总不自觉地往上翘。

2、非喜

忙碌中,忽然看到太湖大学堂9月20号发布的关于南怀瑾先生近况的公告:“南师数十年来为法忘躯,近来四大违和,现正住於禅定……”心中忽地一紧,脑海中闪过年初南师曾与人商讨舍利塔的消息,立刻就感觉一片乌云浮起。

迅疾,又闪念想起南师在《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中说过的话,他谈到西藏一位女性修行大成就者移喜磋嘉,说:“移喜磋嘉是西藏密宗教主莲生大士的明妃……她经过艰苦的修行,后来活到两百多岁,在这个世界上传了很多法。”当时南师还笑说:“昨天,我听了这个资料自己就笑了,我本来想活五百岁,后来又想早一点走,现在看人家女的都那么有志气,还是多活一点好了。

非喜非非喜散文

转念至此,赶紧安慰自己:“以南师的功力定然不会有事的,只是入定修整而已。”于是一切照常,只是行、住、坐、卧多了一“念”——祈愿南师安然出定。

3、非非喜

9月30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一大早6点钟我就醒了。

起床第一件事,还是打开手机网络搜索一下南师的消息,却看到一条微博消息:“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张国庆实名认证微博透露,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于29日下午4时在苏州逝世,享年95岁。”一下子,愣在床边,不知所措。

第一次接触南师的在2002年春,当时正在陪孩子一起学习经典古文,读到《论语》。孩子对文中的句子不时会发问:“为什么贫而无谄、富而无骄,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可怜我那点古文功底,对《论语》最熟悉的也不过“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哪里回答得了这么多问题?赶紧跑书店里找师傅。一进书店便先看到了南师的《论语别裁》,随手拿下来翻看。谁知这一翻,竟然打开了中国文化的宝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南师的讲解娓娓道来、平易近人,似乎东拉西扯插诨打科,却又一脉相连玄机暗藏。《论语别裁》很快看完了,我又把全十册的《南怀瑾全集》搬回了家。上下五千年,纵横三大家,南师的书看外观都是字典一般厚实,真捧在手读起来却又妙趣横生,舍不得放下。

十年的"时间里,这些书成了我最喜欢阅读的书籍,做人、做事、做学问,南师的教诲点点滴滴融入日常生活。如今猛然见到南师辞世的消息,一时间仿佛丢掉了自己的魂魄,竟有点六神无主。

非喜非非喜散文

傻傻地呆了一会儿,想起了南师对人生态度“弹指一挥间,生死任自然”,以南师的功力,早就是个超脱生死之人,来去都已放任自如。于是静心回神,继续收拾好行李,一家三口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家里自然是一片欢喜的,父母乐得合不拢嘴,弟弟那个2岁的小女儿更是高兴得满屋子乱窜,一会儿给这个递颗糖一会儿给那个塞块饼。吃完晚饭,一大家子在天台聊天,茶月饼瓜果摆了一桌,过去现在未来的话题聊个没完,笑声不断。

此刻,我开始有点理解南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离去了,他是最怕给大家添麻烦的人,在中秋离开,团聚的欢喜可以最大限度地冲淡大家心中的伤痛——南师这一生,自始至终,对他的学生们、对所有人,都是那么慈悲!仿佛就听到他用《南禅七日》里的口气说:“唉呀,你们这些人,该干嘛就干嘛嘛,管我这个老头子干什么嘛!”

中秋节的昆明灯火辉煌,远处有烟花此起彼伏;然而天空一片阴翳,看不到皎洁的月色。后来我知道,是,太湖大学堂南怀瑾老师荼毗仪式现场,天心月满,睛空无云。我想这样的天色是对的,茶毗仪式现场,明月朗朗,正如仪式主持人所言:“南老的一生如今夜之明月如此圆满!南老的愿望是希望所有的人都如此圆满。”然而,我们这些学生孩子们的心终究是痛惜不舍的,于是就有阴翳的云聚集在西南的天空,若泣若诉,不忍离去。

4、十辈子

南师的成就,用“高仰止”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自性却极度谦卑。他总喜欢说:“我这一辈子,八个字,一无所长,一无是处。”其实他的所作所为,就像他给年轻人的建议:读书做人就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而他这一生,就是这么实践的。

网络里有个“姑射山人2011”这样评价南师:“南老顽童是个妙人……如果能把思维打开一点,以十辈子为一个计量单位来看,南小朋友所说之语乃金玉良言。”我想南师若看到这句话,也许会哈哈大笑说:“这个山人,还真摸到了点山门哦!”

这样看来,我们这些人真是应该欢喜,有生之年,能遇到一个学识如此渊博的老师,所言句句不虚;更借助于现代科技的发展,还能随时听到、看到老师的音容笑貌,读到老师逐字逐句亲自校稿的书籍;其中若再能信受奉行几句,更是无量的福报。

家里人渐渐都知道了南师辞世的消息,他们这几年耳濡目染,也先后开始阅读南师的书籍,践行南师的教诲。

非喜非非喜散文

孩子知道我的不舍,安慰我说:“没事,以后多看南师的书吧,有书在,南师就在。”是的,南师早已化身在他的书籍里,千万亿身,不曾离去。

只不过,我是一个极笨的学生,只大略看得懂南师的《论语别裁》、《大学微言》、《历史的经验》、《亦新亦旧的一代》,还有那看了几遍却又似懂非懂的《金刚经说什么》。更多的书籍,对我来说都太过高深了。愚钝如我,一看到那些佛学名就会迷糊,例如“非想非非想”,即便解释说其意指“不想,也不是没有想,似想非想”,仍旧弄不明白。直到这一次中秋,连着回家看望父母和南师辞世,世事与心绪交集,忽然有点明白,这不是“非喜非非喜”的感觉吗?“不喜,也不是没有喜,似喜非喜”,是这样吗?难道南师用他辞世的机缘,再一次教导着我这个笨孩子?

罢罢,当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笨的办法,反复读南师的书,然后弄懂一点就先学好一点,做好一点,实践一点;遇到合适的朋友,能把南师的书传递一个,就传递一个。既然姑射山人说了,要用十辈子来计量,那还担心什么呢,反正十辈子那么长,只管一心一意、踉踉跄跄追随南师的指引走了去。没准哪天追上了南师,他还会笑一句:“这个丫头片子,懂也不懂的,倒也笨得蛮可爱。”

2022年11月2日,雅兰写于佛山禅城一蜗居

是日阳光明媚,晴空朗朗,片云点点如洁白经幡

原标题:非喜非非喜散文4180108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