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博文网!
手机版 MIP版 | 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实用文 > 正文

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

月悬天上 2022-06-22 08:46 热度:27577°C

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

新课标的颁布,新课程的实施,给沉寂了许久的语文阅读教学带来了“乱眼”的景象——对话、讨论、探究、合作、个性阅读、创造性阅读、拓展阅读……借句时髦的话:课堂有了生命。然而,许多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了:脱离文本,随意确定教学目标;脱离文本,用所谓的热闹课堂活动取代踏踏实实的读书感悟;脱离文本,以多媒体展现音画取代对语言的品味;脱离文本,无限制地拓展……以上种种现象表明,文本在阅读教学中严重缺席。这已经成为当前阅读教学中最大的问题之一。

语文教材的主体是一篇篇精选出来的文章,它们是值得们去用心开掘的宝藏,是学生学习语文知识、形成并发展语文素养的重要介质。阅读教学是教师与文本、教师与作者、学生与文本、学生与作者、学生与教师、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对话,而这些对话都是以文本为载体的。文本是整个对话的中心。因此,阅读教学必须紧扣文本。只有紧扣文本,才能准确定位教学目标,才能让学生充分感知全文,才能准确品味语言,才能有效地拓展探究,从而上出真实本色的语文课。

一、确定目标,紧扣文本

新课标要求确定教学目标要紧扣“三维”——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与态度,这对教师确定教学目标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也指明了方向。但有部分教师在“三维目标”的“架构”无限制地确定教学目标,往往一节课设置四五个以上的目标,结果在课堂教学过程中难以真正落实每一个具体目标,最终形成一种蜻蜓点、浅尝辄止的不良气。教师在确定一篇课文的教学目标时,要综合考虑教材、学生等因素,紧紧抓住文本的特点,将教学目标定位为几项学生一目了然的、可操作的学习任务。

首先,要根据文本的体裁特点确定教学目标。体裁是文本最为明显突出的形式特点,必然是确立教学目标的重要依据,无视体裁特点最容易犯基本性的定位失当。如有教师从当今“低碳”“环保”的理念出发,认为“愚公”移乱挖乱放,尘土飞扬,于是把《愚公移山》的教学目标之一定为:情感态度方面,让学生了解选文意在批评愚公不环保的做法。这是确定目标定位严重适当的表现,究其原因,就是没有把握好体裁的特点。

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

作为寓言,关键是要学生读出它的“所寄何寓”,因此必须把《愚公移山》的教学目标定为让学生了解“愚公移山”的故事寄寓的道理。还有像童话、文艺性说明文、回忆性散文等,确定教学目标时,无论定有关“三维目标”哪一方面的目标,都应根据其体裁特点来确定。

其次,要根据文本的内容和语言特点确定教学目标。体裁的把握只是为教学目标作了基本定位,教学目标的具体确定还要根据具体文本的内容和语言特点。同时,领会文本的内容和语言特点必然也是我们教学的重点所在,必须在教学目标上有明确的认定。同样是小说,《空城计》和《孔乙己》就有内容和语言不同的特点,前者选自古典文学名著,语言文白夹杂,题目概括了此节的主要情节。确定该课的教学目标除理解小说人物形象外,还须把巩固一些文言实作为一个目标;而《孔乙己》篇幅较长,孔乙己这个人物形象具有深刻的意义,确定它的目标应把分析孔乙己的形象及刻画孔乙己的方法放在首位。两篇课文在正确定位小说这文学体裁的同时,又依各自文本的内容和语言特点有所不同。

二、感知全文,紧扣文本

笔者有一次到兄弟学校学习交流,听童话《犟龟》一课的教学,教师在检查完字词后就问:这篇课文的主旨是什么?小乌龟是一个怎样的形象?让学生看课文分钟后,指名回答。结果可想而知,回答的内容与课文不沾边,因为学生根本还没有进入文本。

阅读教学要重视阅读体验,要让学生充分感知全文。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让学生充分地读文本。我国著名的语言家吕叔湘先生曾讲过,他二十年代在北大读时,教他们莎士比亚戏剧的一位外国教授,一上课就让他们读,如果不懂,还要读。就这样,一堂课读来读去,终于领会了戏词的妙处了。吕叔湘先生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整体感知文意,要发挥“读”的作用,读什么?读文本。在阅读教学中,“读”是一种任何方法不可替代的必用手段,只有“读”文本,才能真正领会主旨要义。

“读”的形式多样:默读、小声读、大声朗诵;自由读、小组读、集体朗读、分角色读等等。各种“读”各有千秋,不能互为代替,有所偏废,要善于各取所长,适时运用。让学生在读的过程中,与文本尽情对话,感知文本的意思,体会文本的精妙。在课堂上还要保证学生有阅读的时间,切忌分析介入过快。如教学《犟龟》时,为了使学生理解“犟”在本文的含义和把握文章的主旨,教师要有充足的时间让学生默读课文。

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

读后,学生就会知道:小乌龟本来要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结果却是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不难想象,小乌龟走的时间有多长。面对众多动物的劝阻,小乌龟一如既往,持之以恒,最后参加“婚礼”。通过阅读文本,从折的故事情节中,学生理解了“犟”的含义,对小乌龟的形象有了深刻的认识,文章的主旨也就把握了。

只有通过读,才能领会其真正的内涵。像上面说到的那个老师的教学,没有让学生扣住文本来读,学生怎么能说出含义呢?

正因为“读”的重要,《语文课程标准》才专门指出:“各个学段的阅读教学都要重视朗读与默读。”

三、品味语言,紧扣文本

多媒体进入课堂教学,确实使课堂增添不少活力与生气,但许多教师总爱把多媒体教学放在首位,常常以多媒体音画代替语言品味。如有教师让学生品味朱自清的《春》时,用展示一幅幅春草、春花的.图画代替文章中描写春草、春花的文字品味;用放映《水浒传》片段代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赏析;用播放配着景的音乐《我爱你,塞北的雪》取代《沁园春雪》中语言的品味……凡此种种,都没有紧扣文本来品味语言。这就使阅读教学失去了语文味。 阅读教学离不开语言的品味,而要理解、品味语言就是要结合语境。课文中的语言不是孤立的,总是处于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只有处于具体的语言环境,语言才是鲜活的、富有生命的。无论文学作品,还是非文学作品,一个字或一个词在语境中的意思总是具体可感的、清楚明晰的。如果脱离文本不考虑具体语境,单凭主观臆断,就可能歪曲课文的意思,也品不出语言的味道。

文言文中,同一个虚词“之”,就有多种意义和用法,但在具体语境中,“之”字只有一种意义和用法——“当之郡”(范烨《四知》)中“之”为“到”之意;“余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周敦颐《爱莲说》)中“之”是放在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食之不能尽其才,鸣之而不能通其意”(韩愈说》)中,前一个“之”是代词,代千里马,后一个“之”则起调整音节的作用……

在现代文中,同样要从具体语境中品析语言的精妙。如鲁迅故乡》里“飞出了侄儿宏儿”中的“飞”,形象地活写出孩子天真的神态,如果脱离文本,用一般意义上的“飞”的含义就歪曲文本的意思了。像品析《春》中的春花图,就要引导学生反复读,体会“桃、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儿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这一句运用比喻、拟人、排比多种修辞手法,写出一幅百花开放、百花争春的五彩缤纷的图画,决非看几幅直观的图画能代替。在阅读教学中,多媒体只能起辅助作用,像课前渲染气氛、补充内容等,品词析句则要以文本为本。

“以文释词,词不离句”“从课文中来,到课文中去”(宁鸿彬语),所以,在阅读教学中语言品味不能脱离文本随意发挥,而要紧紧扣住文本,结合文中的具体语境来来理解、品味,以突出语文教学的“文”味。

四、拓展探究,紧扣文本

拓展探究是阅读教学的其中一个环节。它是读懂文本基础上的“出”,在广泛联系实际和积极思辩的基础上达成对文本的赏评论断,以利于对文本更深入的理解。

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

但稍不注意就会在活跃热闹的课堂背后隐含贫乏和肤浅,缺乏内涵与深度,甚至无限度超越文本,远离文学。如有教师上《期行》一课,让学生稍稍阅读课文后,就大量地拓展阅读有关诚信的文章,大有上“诚信主题”的思想品德课的味道。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明确:阅读教学中的拓展探究也应该紧扣文本。

第一,要抓住文本的“空白点”拓展文本内涵。文本中存在着许多“空白点”,教师可引导学生利用自己生活体验和阅读积累,充分发挥联想和想象去补充去拓展,以丰富文本的内涵,体会其中蕴涵的复杂情感。如教学《背影》一课,针对课文表达的情感深沉内敛,初中生难以深刻体会的特点,在学生熟读课文的基础上,利用老师、同龄人及学生的故事来调动学生的情感体验,拓展文本内涵,引导学生体验、理解课文中父子复杂的内心世界。还可以引导学生通过写小评论、分析报告等,以实现对文本“空白点”的拓展,如学习《孔乙己》之后,为了对孔乙己悲剧有更深刻的认识,可引导学生通过写孔乙己的死亡报告、分析孔乙己其人等文章,实现对课文的拓展探究。

第二,由课内向课外拓展,可重点进行类文比较阅读或专题探究性阅读。如学习完茅盾的《白杨礼赞》后,为了更牢固地掌握运用象征手法表现旨意,可比较阅读类文苏雪林的《秃梧桐》,从秃梧桐中寄寓的顽强生命力与白杨蕴涵的朴质、正直精神比较,体会两位作者采用的相同手法——象征。这类拓展探究要注意保证时间,如果在课堂内进行则必须在充分研究课文的基础上进行,防止课文阅读和拓展阅读都匆匆走过场。如在课外进行则要注意可行性和实际效果,注意检查落实。

西晋的陈寿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阅读教学就是要引导学生认认真真读书,尽量减少那些无益于阅读能力培养的花架子。只有紧扣文本,以文本为依托,以学生对文本的阅读体验为着眼点,才能上出真实本色的语文课。

原标题:阅读教学须紧扣文本论文5757770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