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博文网!
手机版 MIP版 | 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宋代诗人 > 陶渊明 > 正文

又见陶渊明现代散文

云在天边 2022-10-10 12:43 热度:8899°C

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终于强打起精神往上溜达一圈。就这样又一次见到陶渊明,青瘦依然。白色*的长袍子整个儿就像要化掉的云烟。干瘦的大手用慈祥的姿态挽着就走,讲究的胡须飘了过来,让我想起第一次在南山相见。

“老先生,您认识这里有名的陶渊明吗?”

捋着胡须,眯着双眼,苍莫淡然的望着南山的那一片菊。“有名就得认识吗?年轻啊,世上的浮云太多,终究是要飘去的。”

我奇怪的望着那一头白发,也就释然,跑进那一片土地;“不找了吧,帮你种种地。”

就那样简单的认识,一起喝酒,叙茶,一起爬山,一起种菊,和那一袖子清,再牵着一头老牛在山中畅游——

又见面了,举着那半壶薄酒,“木芽,人生得一知己该何当?”

“需尽欢!”

“好!走吧!这次仍便宜你,省得和我抢酒,呵呵呵呵——”

“这样看来,我是没有酒喝了?那上好的菊花酿啊!就不能赏我一点?”那是他用即枯的花一瓣磨炼出来的,勾兑着半山腰的清泉,取了老煤山黑炭,慢慢的熏蒸,再汲了中层的酒配上菊花粉,放到桃花溪下的石头下埋着。取上层的酒再熬上他三天三,勾兑上下层的老酒,放到菊花地里埋三年。取出来将两坛子和到一处,用干枯的菊花枝丫烧成热炭,围在坛边,放他三天三夜,醇香扑鼻啊。

“渊者深,明者透。

又见陶渊明现代散文

你看我用得着和你转弯吗?”慈祥而平静的笑容。我默然的点头。

“这个啊,好什物,给你。”他从老牛的驼袋里掏出一包东西,一股青香扑鼻而来。

“茶——是酒菊仙?”

“哈哈哈哈,好个鼻子啊!走,吃吃看。”上次他给了我一羹,很是回味。

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终于强打起精神往山上溜达一圈。就这样又一次见到陶渊明,青瘦依然。白色*的长袍子整个儿就像要化掉的云烟。干瘦的大手用慈祥的姿态挽着我就走,讲究的胡须飘了过来,让我想起第一次在南山相见。

“老先生,您认识这里有名的陶渊明吗?”

捋着胡须,眯着双眼,苍莫淡然的望着南山的那一片菊花。“有名就得认识吗?年轻人啊,世上的浮云太多,终究是要飘去的。”

我奇怪的望着那一头白发,也就释然,跑进那一片土地;“不找了吧,帮你种种地。”

就那样简单的认识,一起喝酒,叙茶,一起爬山,一起种菊,和那一袖子清风,再牵着一头老牛在山水中畅游——

又见面了,举着那半壶薄酒,“木芽,人生得一知己该何当?”

“需尽欢!”

“好!走吧!这次仍便宜你,省得和我抢酒,呵呵呵呵——”

“这样看来,我是没有酒喝了?那上好的菊花酿啊!就不能赏我一点?”那是他用即枯的花一瓣磨炼出来的,勾兑着半山腰的清泉,取了老煤山黑炭,慢慢的熏蒸,再汲了中层的酒配上菊花粉,放到桃花溪下的石头下埋着。取上层的酒再熬上他三天三夜,勾兑上下层的老酒,放到菊花地里埋三年。取出来将两坛子和到一处,用干枯的菊花枝丫烧成热炭,围在坛边,放他三天三夜,醇香扑鼻啊。

“渊者深,明者透。

又见陶渊明现代散文

你看我用得着和你转弯吗?”慈祥而平静的笑容。我默然的点头。

“这个啊,好什物,给你。”他从老牛的驼袋里掏出一包东西,一股青香扑鼻而来。

“茶——是酒菊仙?”

“哈哈哈哈,好个狗鼻子啊!走,吃吃看。”上次他给了我一羹,很是回味。

酒菊仙是他得意的茶酿,清醇,甘甜,用南山菊园流淌过的溪水,煮到一沸,轻轻的漂洗一下把多余的酒气涤去;再用三色*菊花上三月的积露到锅里蒸发了收集到茶炉,煮到二沸,喂上湿一漉一漉的酒菊仙。那菊花的清香,米酒醇厚,整个儿将人都带到了云尖。

“人生啊,其实就像这杯茶,看似简单——那是气息;却不简单——那是讲究。”皱纹向着夕陽下的菊园,迟暮沧桑,手上的经脉和菊花上的脉络一样清晰。

“先生,你这样的生活是简单还是讲究?”

“一入凡尘难自然啊,何时只悠然?”

“这样耕种山水田垄中,何处不自然啊?”

“木芽,记得《桃花源记》吧?”

“何曾忘记。”

“我也就是那个武陵人士罢了,真正漂泊于世外的也只有那没有见地的,枝头未开的花,何来真谛,像这壶薄酒真真不就是一股酒气吗?这菊花酿考究些,也就更不能说潇洒自然了。只道问清泉,直取为甘甜,何需千重酿啊?”

“何需千重酿?好!”

“‘月桂厢西满盆雪,星雨巴蜀几点云,惊看睡荷残妆依,笑问落尘何处歇。’这是你说的吧?”

“拙言啊,见笑。”我用指尖细细的找了一瓣茶芽,嚼在嘴里,那点余汁沁入心脾。

“‘笑问落尘何处歇’这就是你的迷茫吧?苦着笑,落尘到底又何时落呢。

又见陶渊明现代散文

你啊,呷了这盅茶吧,酒也醉人,茶也醉人。心当是漂泊就行,何苦再恋残妆,再迷征一途呢?”

“你是说再超脱的人都有俗务吧?”

“这劳作的工具,哪一点离得开俗世?”

“你是这样想的吗?”

“我心依旧笑东风,不就行了吗?”“我心依旧笑东风?东风过,云烟半山去;凡尘只在心中。是吧?”

“算是这个理吧。来,再煮上一盏。”才见茶芽都快被我吃光了,“你这人啊,吃茶,吃茶,真算是吃的啊!”

“是了,是了。开茶吧。”

就这样在清风,煦日之下,对茶青歌,“赫赫兮,世界;渺渺兮,尘埃。舞

兮,云烟;鼓兮,青泉;黄道何日?雨淡,衣淡;风起,发一丝连。高山何处演流水,欲无义,弹指乾坤翻,何处染尘埃。度华年,青春暄眉间,风起,风起,随声和,高山静流水行。”

挨到夕陽黄昏,梦醒告别。眼角的余昏拉扯着我慵懒的身心,风起,风起——

原标题:又见陶渊明现代散文570268

相关内容
文学体裁

诗歌 诗词 诗经 诗经 古诗 唐诗 诗句 诗句 散文 寓言 故事 童话 小说 剧本 剧本 句子 对联 情诗 好词好句 优美段落

唐代诗人

李白 杜甫 孟浩然 白居易 王维 王维 李商隐 李商隐 王勃 柳宗元 王之涣 杨玉环 李贺 刘禹锡 王昌龄 王昌龄 韩愈 韩愈 韩愈 元稹 韦应物 杜牧 刘长卿 岑参 温庭筠 张九龄 张九龄

宋代诗人

李清照 陆游 王安石 陶渊明 文天祥 秦观 秦观 杨万里 苏轼 黄庭坚 欧阳修 欧阳修 辛弃疾 曾巩 晏殊 柳永 柳永 范仲淹

现代作家

朱自清 余秋雨 林清玄 毕淑敏 席慕容 席慕容 席慕容 张爱玲 鲁迅 冰心 汪曾祺 梁实秋 张小娴 季羡林 迟子建 莫言 莫言 贾平凹 贾平凹 余光中 余光中 老舍 顾城 徐志摩 郭沫若

名著阅读

红楼梦 弟子规 平凡的世界 沁园春 长恨歌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春江花月夜 将进酒 赤壁赋 水调歌头 岳阳楼记 河中石兽 鱼我所欲也 兰亭集序 琵琶行 滕王阁序 记承天寺夜游 答谢中书书 老人与海 饮湖上初晴后雨 游子吟 陋室铭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湖心亭看雪 骆驼祥子 赠汪伦 醉翁亭记 背影 春夜喜雨 木兰诗 望庐山瀑布 劝学 边城 蝶恋花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梦游天姥吟留别 短歌行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登鹳雀楼 雨巷 浣溪沙 一剪梅 钱塘湖春行 望岳 望岳 蜀道难 观潮 观潮 题西林壁 思乡诗 观沧海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化石吟 采薇 归园田居 乡愁 小石潭记 离骚 圆明园的毁灭 再别康桥 桃花源记

三字经

三字经

其他类

签名 早安心语 晚安心语 影视大全 板报大全

推荐内容
作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