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博文网!
手机版 MIP版 | 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文学体裁 > 散文 > 正文

我未入流抒情散文

那时明月 2022-04-20 11:18 热度:18110°C

要出门,问要不要买什么东西,她好顺便捎买回来。

我在看,答曰没有,不要。

她让我再想一想,到底买不买什么东西。我就抬起头来,故作思想状,少顷,复答之曰:没有,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我已经习惯这样了。

多年以来,关于生活的方方面面的事情,一直是由爱人一手代劳的,久而久之,我就不习惯上街购物了,并且,在很早以前,我就为此暗自庆幸,我终于不为一些琐事到街上去胡游乱转,爱人乐意全权代劳,我也乐意爱人为我全权代劳,我很高兴,我终于可以节省下来一些时间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了。对于小城,我总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隔膜,这种隔膜并无大碍,因为小城的变化总是很微弱的,即使长久不去看它的尊容,偶然再去,也是先前很熟悉的样子。

不过也有例外,有时候,一周的工作实在太单调、太累,而我又不想继续待在家里做我常做的那些事情,不想无休止地重复从单位到家的枯燥往返的了无生气的生活。到了周末,我也会出去走走,但也只是随便走走,并不购物,也很少走亲访友,因为大家都忙于家务和生活,也忙于休闲和娱乐,我的贸然进入一定会打乱别人计划好的生活,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我未入流抒情散文

到外面随便走走,也只是重温一下关于小城的记忆,用心体验当下的季节,触摸一下小城生活的脉搏,幸好,小城的脉搏一直强劲地跳着。说白了,我不想搅扰别人,也许是不想别人像不速之客那样搅扰我。对生活,我总愿意耳闻目睹,用心去触碰,用脑子去想。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喧嚣中安静地过。

其实,我真正想要的东西,爱人是无法代买回来的,那就是我需要的书籍和关于小城、关于小城生活的喜怒哀乐沉淀之后引发于我心灵深处的感触。

早就听说韩家坝小区有外地来的商品展销会。幸逢周末,我决定去看看书市。

爱人出门后不久,我也出门,直奔韩家坝小区。结果,展销会早就撤走了,我只好再次穿过冬日里酷寒的空气往回走。

车来车往,人流如织。

所有的人都显得很匆忙,即便在门店或摊位里坐着,戴着耳罩,就着电炉或盆火,但眼神依旧忙碌,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前来光顾的顾客,即便是熟人相见打招呼、握手,话语都很亲切,眼神却都飘忽,是忙碌从来没有停止过的那种神情飘忽。

那么多人,都在为财富忙碌,也都在消费和享用财富,而我,总喜欢用另一种眼光关注那些财富将来的去向。

中国历史上最合法也最奇特的独生子女们,正在或将要主宰生活。

谈婚论嫁的男孩子们,现在大抵都不跟父母同吃同住了,大都要重起炉灶另搭锅,要购新房,要装修,要置办全套崭新的家具电器,从婚前的宏图远志到婚后的细枝末节,都要新得发亮。

我未入流抒情散文

而女孩子们,则要父母为自己准备一笔丰厚的嫁妆,更有甚者,燕尔新婚,所有财资,要和男孩子“二一添作五”,据说这是婚后生活众多权利平等的物质基础。

我却看出,一对又一对年轻夫妇,将来至少要拥有三处居所。

我却不能认同这些“财富”。

谁又能说,这些不是一大笔一大笔巨额财富的闲置和浪费呢?我们这一代人,60后生人,正在被“啃”,但是,我们都经历过最艰难困苦的日子,那时候,冬天,全家人同挤在一爿土炕上,可如今,这些传说,谁愿意相信呢?谁又感兴趣呢?谁又愿意听呢?

没买到书,我只好回到我的住所。

回去的路如同来时的路,我要穿过三个丁字路口和一个十字路口。好不容易走到第三个丁字路口,偏偏又赶上了人流和车流的高峰时段,我在路边长时间的等待便是顺理成章的事。

不知等了多久,就连路中心的交警都开始注意我了,他一边指挥车流和行人,一边向我窥视,我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等我终于可以过路了,那个交警整整转身一百八十度用他犀利的眼光追踪我。我向他一笑,表示我并无恶意,我只是在走路。

奔流不息的`各种车辆是财富,各种车辆孜孜不倦的奔跑也是为了财富。我突然明白:婚丧嫁娶,需要巨额财富的支持,生儿育女是为了消费财富和创造财富,然后循环往复。人的命,就像车轮子一样在为财富滚动着。

为了财富,以健康为投入,以生命为赌,为了财富赌咒发誓,为了财富逢人就装笑并把自己打造成人鬼难辨的怪物,为了财富勾心斗角反目成仇头破血流争讼拼斗人无宁日,为了财富老之将至却不知自己身居何处。马克思说过每一件商品里都淌着工人的血,其实,何止血,财富里,混合着被碾碎了的人的天性和人的本质。

我在观望,或者,我根本就在逃离,我在城市财富的江流边漠然地观望“大江”流日,我看见财富很忙很拥挤,我总是趁着财富喘息的间隙从短暂的夹缝里跑过去,走进更忙碌更拥挤的财富世界,我却不是为了财富。

我未入流抒情散文

最后,我总是艰难地回到我的居所,那是我仅有的一笔财富,那是我了多年的心血和时间挣来的一套二居室的房子。

未入流,我在这种财富的世界里是一个长久的贫穷者,但我在另一种财富的世界里活得很快乐

我常静坐在客厅里想,人,曾经有过极其漫长的穴居的日子,今天,我的简陋的居室相比于人的本初的际遇是多么的奢侈!我也常想,我们现在生存的状态,是不是该叫做“进步”呢?

爱人问我买不买什么东西,她的意思,其实就是拿一种财富去换取另一种财富。我就想,一个人,从物质意义上说,他到底需要多少财富才满足呢?似乎没有上限,但是,人的生活却有清晰的底限,那就是平安、快乐、健康地活着,这,或许应该就是我们作为生命应该追求的全部?而这些,大半与有形的财富并不直接关联。

我从财富的流里游上岸,我却一无所获,因为我本就不想更多地获取什么,我只需要每天自由轻松地过。有人殚精竭虑地关注财富,我正好悠哉游哉地不关心财富,这也算是这个世界阴阳平衡的又一佐证。我真正想要的另一种财富比比皆是,有时候它们可能暂时离开了,或者正在离开,但我相信,它们迟早会再回来,我只需有一种热诚接纳的态度

我未入流,因为我一直在固守。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外出购物的爱人还没有回来。

原标题:我未入流抒情散文1710246

相关内容
文学体裁

诗歌 诗词 诗经 诗经 古诗 唐诗 诗句 诗句 散文 寓言 故事 童话 小说 剧本 剧本 句子 对联 情诗 好词好句 优美段落

唐代诗人

李白 杜甫 孟浩然 白居易 王维 王维 李商隐 李商隐 王勃 柳宗元 王之涣 杨玉环 李贺 刘禹锡 王昌龄 王昌龄 韩愈 韩愈 韩愈 元稹 韦应物 杜牧 刘长卿 岑参 温庭筠 张九龄 张九龄

宋代诗人

李清照 陆游 王安石 陶渊明 文天祥 秦观 秦观 杨万里 苏轼 黄庭坚 欧阳修 欧阳修 辛弃疾 曾巩 晏殊 柳永 柳永 范仲淹

现代作家

朱自清 余秋雨 林清玄 毕淑敏 席慕容 席慕容 席慕容 张爱玲 鲁迅 冰心 汪曾祺 梁实秋 张小娴 季羡林 迟子建 莫言 莫言 贾平凹 贾平凹 余光中 余光中 老舍 顾城 徐志摩 郭沫若

名著阅读

红楼梦 弟子规 平凡的世界 沁园春 长恨歌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春江花月夜 将进酒 赤壁赋 水调歌头 岳阳楼记 河中石兽 鱼我所欲也 兰亭集序 琵琶行 滕王阁序 记承天寺夜游 答谢中书书 老人与海 饮湖上初晴后雨 游子吟 陋室铭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湖心亭看雪 骆驼祥子 赠汪伦 醉翁亭记 背影 春夜喜雨 木兰诗 望庐山瀑布 劝学 边城 蝶恋花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梦游天姥吟留别 短歌行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登鹳雀楼 雨巷 浣溪沙 一剪梅 钱塘湖春行 望岳 望岳 蜀道难 观潮 观潮 题西林壁 思乡诗 观沧海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化石吟 采薇 归园田居 乡愁 小石潭记 离*** 圆明园的毁灭 再别康桥 桃花源记

三字经

三字经

其他类

签名 早安心语 晚安心语 影视大全 板报大全

推荐内容
作者风采